牛奶殺人!直擊石家莊毒奶現場
更新日期:2008/10/01 16:29 作者:張毅君、韓 斌

一直都知道從牛肚子擠出的奶是白色,卻很難想像賣奶的人,心是黑色的。《商業周刊》採訪隊伍,從台灣到河北省石家莊現場,查訪養牛戶、奶廳、奶站,揭開整起毒奶粉供應鏈全貌。


起點:奶牛基地現場 裝奶的桶子,看得到蒼蠅的浮屍                                                                                               


商周本期精采文章推薦:


▓美國國會拒紓困》華爾街將死 歐洲送入加護病房


▓金融風暴下,葛洛斯為何再次成了贏家?
▓躲雷擊,買了連動債怎麼辦?

注意!本文取自Yahoo奇摩新聞來自本期商業周刊的轉載~

從石家莊到河北邢臺市距離約五十公里,這裡是奶牛的大本營,當地人叫它「奶牛基地」,大曹莊管理區小馬村居民張振書說:「(三鹿)已經十二天麼(沒)來收購了。」


指著地上可裝上百斤牛奶的藍色塑膠桶和金屬桶子,張振書說,每天奶還是要擠出來,然後再倒到溝裡去。我們探頭望向裝奶的桶子,我們每天喝的奶就從這裡出來?裡面看得到蒼蠅的浮屍、草梗、灰。


同行的韓斌、二十八歲,家住上海,是一個年輕的父親,寶寶才剛滿二十個月大,從出生就一直喝進口奶粉,因為他不相信大陸生產的奶,寧願多付三○%的奶粉錢。三鹿毒奶粉事件發生,終於知道自己是對的。


一個養牛的小奶農坦言:「一百斤變一百五,就要有假奶」


大曹莊管理區榆樹村的王連生,是我們行程中第一個開口說真話的人。他表示,有人摻假奶,「一百斤的奶摻水加到一百一十斤還能勉強過關,假如一百斤增加到一百三十、一百五十斤,就要有假奶了。」一百斤的奶可以變一百三十、五十,做假奶效益瞬間成長了三成、五成。(編按:大陸的一斤是五百公克)


假奶,就是我們說的「三聚氰胺」,一種工業蛋白,「各種配方都有,有蛋白的、有脂肪的、還有比重的,什麼料都有,奶含量一樣用水稀釋就可以了。」


我們好奇的問,那你為什麼不摻?「因為牛養得少,容易被發現。」王連生的答案,老實得讓我們又好氣又好笑;不是不想摻,而是奶牛太少沒辦法摻。


王連生說,在邢臺,小奶農們每家每戶大概都養著二十頭上下的奶牛,一天擠三次,一頭牛估計產三十斤上下的奶;雞犬相聞,每家一天能出多少奶,大家都有數,可估計鄰居有沒有摻假。


假奶的添加物是三聚氰胺,三聚氰胺從何處來?王連生說,有專門賣化學原料給奶農的人,「九月十五日隔壁的村子已經有人被逮住了。」大陸公安查這事的時候,發現這群人專門透過獸醫店賣藥。


因為這次採訪第一次聽到的名詞還有很多,奶廳,也是我們第一次聽到的,奶農都說他們是最大的摻假者,最沒良心的一群人。


奶廳,是奶農口中的養奶大戶,一般兩百頭牛以上規模,出奶量至少達到一天四噸,是一般農戶十倍。舉例而言,奶廳的運作模式,奶廳的老闆就是那些為了賺鮮奶採購差價,特意圈地、蓋牛舍、擠牛奶的人。甚至我們還在現場,看到一個奶廳家有可裝下兩噸奶的兩台奶罐車,他們每天發貨給三鹿設在邢臺市的加工廠,把奶做成純牛奶或是奶粉。


我們來到一處約可容納兩百頭牛的奶廳,這是我們來石家莊以後,見過最大的「牛宿舍」。一百坪大的空曠擠奶場,平時至少可容納六十頭牛一起擠奶,現在只剩一頭懷孕牛,滿地泥糞沒人清理。我們可以想像這個擠奶場「繁華」時的景象:工作人員頻繁的把每頭牛牽進來,擠奶機安在牛的乳頭上,然後把奶桶內裝滿的牛奶,倒進奶槽內,送到三鹿工廠。


奶廳老闆李國江描述了之前的「盛況」,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奶價上漲至少六○%。「○六年七月(奶站收購奶農)牛奶的價格是八毛錢一斤,○七年七月價格還是八毛錢一斤,○七年下半年進入旺季,價格一路漲到一.三五到一.五元一斤。」


去年下半年,發生什麼事,為何供不應求?


二○○七年有一個關鍵意義——金豬年。它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新增嬰兒數量最高的一年,二千二百萬個小嬰兒誕生。在過去五年,這個數字年增加數量是一千三百到一千六百萬人,等於○七年增加了三七.五%。


去年下半年奶品供不應求 「奶商千里搶奶,不出事才怪?」


這麼多的嬰兒誕生,但是,製造奶粉的牛奶產量夠嗎?


答案是:不夠!


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副秘書長王偉民,今年八月份的一份報告提到,二○○七年全國奶牛存欄(圈養的數量)一千四百七十萬頭,年增長七.八%。圈養數量的上漲幅度,遠低於新增嬰兒數的幅度。


李國江說,過去小農戶養幾頭牛,不到經濟規模,結果都賺不到錢,一斤奶賣八毛錢,一斤料也要八毛錢,很多人紛紛不養了。因此,到了○七年下半年來臨,大家為了搶奶源,價格開始飆漲,奶牛的數量卻嚴重不足。


一頭牛要養殖兩年至兩年半時間才能產奶,當然緩不濟急。


來石家莊的飛機上,我們看到《燕趙都市報》九月二十三日八版的頭條新聞「千里搶奶,不出事才怪?」報紙標題讓我們心頭一驚。聽完了李國江的話,就更能想像奶源不足、快速出現暴利缺口,不肖商人變本加厲摻水、加料擴充奶量。


福建長富乳業的一位業者評論說,一些乳製品企業沒有行業道德,擴張規模卻不培育自己的奶源基地,不惜跨越一千公里,在別人牧場旁修建收奶站抬高收奶價,從奶農手中搶奶。而一些販賣化學添加劑的商人,就順著這股勢,把商店開在農場邊上。「南奶北調,北奶南調,搶來的牛奶要運輸上千公里,不加各種添加劑,怎麼可能不變質?出問題是正常的,不出問題才不正常。」


因此,有人每天供奶給三鹿,卻不敢喝三鹿的奶。李國江自己也是一位父親,正在他奶廳的採訪途中,李國江的四歲寶寶,一顛一顛走進了「牛宿舍」。


我們問他:「小朋友喝三鹿奶粉嗎?」


「我們不喝,我們喝自己擠出的奶,不喝三鹿的奶粉。」


「為什麼不喝呢?」


李國江抱起寶寶說,本來做奶粉的奶,就是最差的奶,「做不成鮮奶,才拿去做噴粉(奶粉)。」


二○○七年的小孩新增數二千二百萬人,如果以三鹿市占率一八%來計算,就有近四百萬小孩喝三鹿奶粉,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每天活在可能被毒死的環境中。從石家莊放大到全中國大陸,現在出生的嬰兒,家裡有錢的搶進口奶粉,沒錢的喝粥;有些人回到五十年前,用最原始的母奶,沒奶的也有兩孩子共用一個「媽」……。今年奧運年,預計新生兒還是會爆增,懷在母親娘胎的孩子們,誕生後的第一口奶,會來自何方,你們知道嗎?

    全站熱搜

    staceymimi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