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國民年金及勞保年金兩大年金的建制,最近成為行政院不斷大肆宣揚的政策。就台灣人口老化程度、社會少子化趨勢而言,沒有人懷疑這兩大制度的必要性。但高齡化社會的政策建構固須有長期規劃,近年勞工政策的演化對整個勞動市場的深遠影響亦不容忽視;其中,物價飛漲而薪資不動如山的現象不僅持續且有惡化之勢,尤須關注。
行政院主計處最新統計,今年前五月工業及服務業受雇員工平均經常性薪資為37,066元,名目上比去年同期增加1.6%,但扣掉物價漲幅後是縮水約2%,加入績效、獎金等後的平均薪資減幅則更大,為2.2%,兩者都是1980年開辦薪資調查以來最大衰退幅度。事實上,薪資成長緩慢已久,早自2000年起名目薪資增幅就已低於2%,近六年則都在1%上下;只要物價稍有波動,實質薪資成長率就是負數,今年則因油價飆漲而愈加凸顯。
薪資長期低盪不起,與幾個結構性因素有關。從勞動力的需求方來看,國內生產毛額做大的速度若不夠快,經濟大餅要分給成長中的勞動力,每個人分到的自然只是餅屑。可是,以近五年實質國內生產毛額成長逾二成、勞動力僅成長7.2%而言,餅不夠分的情況不若主觀感受那般強烈。由此,又衍生出了分配問題。從國內生產毛額的所得要素面觀察,扣掉政府稅收及固定資本消耗後,民眾拿到的是受雇員工報酬和股東營業盈餘;但受雇者報酬比重由近半縮減至45%,顯示受雇者在經濟成長利益分配戰中日趨弱勢,亦凸顯知識經濟發展趨勢下專業知能的重要性。
再看勞動力的供給面變化。從全球角度來看,新興市場如中國大陸、印度等經濟走向開放所釋出的巨量低價勞動力,確實加重全球勞動力的供給壓力,對勞動價格的提升有一定阻卻作用。至於台灣,政府對勞動市場仍有一定保護,近年勞動力增速低於就業機會,表示需求仍強於供給;照理說,不只失業率要下降,勞動價格也該上升,結果卻是失業率下降、薪資不漲,顯示另有要因。此外,勞動力品質如專業技能、多元化、創新等,也會影響價格變化,目前代表產量的勞動生產力仍處於上升趨勢線,但欠缺品質評價,若由結果來看,顯示勞動力品質仍有提升空間。
在勞動市場裡,除了供給、需求,勞動政策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不僅是控制勞動力供需的調節閥,更在於為勞工收益做了強制的時間分配。近八年來,政府推出多項重大勞動政策;諸如2001年將法定工時由每周48時縮減為兩周84時、2005年將勞工退休金改為確定提撥制及個人帳戶制及明年將上路的勞保年金制等,其間還穿插了開辦就業保險、實施兩性工作平等法、調整勞保投保薪資級距及提高高所得者投保薪資、延後退休年齡至65歲等;這些政策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保障勞工的老年經濟安全而設,但因總體經濟環境的發展未如政策推行時的預期,已直接影響到勞工現在的所得。
根據現有最新統計,在勞退新制實施的次年,由雇主支付、但未直接給付勞工的非薪資報酬,如保險費、退休準備金等,占總報酬比重上升到13.3%,較前一年整整上升1個百分點;相對的,除了激勵績效,也為避免加重退休金的提撥負擔,經常性薪資比重明顯下降,從2002年的74%降至五年後的71%;代表即使是同樣的薪資水準,勞工固定拿到的薪水也減少,不只收入相對不穩定,薪水要漲也難。由此推估,明年勞保年金上路,加以費率逐步調升,薪資可能更漲不動了。
政府一片好意強制勞工為未來的退休生活儲蓄,但這些成了勞退基金、勞保基金的儲蓄,是否真能保障勞工的老年經濟安全呢?原本政府被假設可運用規模化的力量,為勞工的儲蓄大大增值,以抗通膨,但近年結果卻是不然,甚至還潛藏破產危機;儘管政府保障了2年期定存收益,其不僅不夠,而且是用全民的錢貼補。這表示,勞工犧牲了當期的所得,所換得的未來竟是如此模糊,這豈是政策的原意?因此,政府必須為勞工的儲蓄增值負起責任,別找任何藉口了。
【2008/07/28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staceymimi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